丹麦奶粉品牌麦蔻成为中欧班列(重庆)客户

2019

10/15

09:50
商业电讯
9

  摘要:丹麦奶粉品牌Mille(麦蔻)成为中欧班列(重庆)客户,中欧班列(重庆)不仅为欧洲客户带来了高效的物流,从工厂到中国市场的全程物流服务也让欧洲企业更加省心。

1571045134101081152.jpg

  △2011年3月19日,“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班列首次全程运行,列车载着惠普在重庆生产的电子产品,从重庆团结村始发,开行16天,顺利抵达德国的杜伊斯堡

  2011年3月19日,一列满载着笔记本电脑产品的火车从团结村站缓缓驶出,驶向1万余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

  那时,中欧班列(重庆)现场调度中心负责人王旭在站台上,见证中国向西直达欧洲的陆路国际贸易大通道正式全线贯通。

  从笔电专列到商品齐全的公共班列

  “实际上,‘渝新欧’的诞生,是为了给惠普等企业做物流配套,开通前两年也都是为IT巨头量身定制的笔电专列。”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蓉说。

  2010年,全球最大PC生产商惠普集团在重庆的综合性电脑生产基地竣工投产。但不沿边、不靠海的重庆,怎样才能打通一条通往欧洲市场的便捷之路呢?惠普和重庆政府开始寻求开辟一条畅通省时且成本较低的国际物流通道。

  张蓉介绍说,2010年,重庆市政府开始联合原铁道部和海关总署,与沿线6个国家的铁路公司和海关进行多轮商谈,经过艰苦努力,促成了亚欧大陆桥南线——“渝新欧”班列在2011年正式开通。

  2013年,“渝新欧”班列迎来了第一个历史转折机遇。

  2013年9月和10月,共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激活了各类市场的需求。

  随后,“渝新欧”“汉新欧”“义新欧”等连接中国与欧洲的班列开始涌现,从此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中欧班列”。2014年,中欧班列(重庆)也创新开通了公共班列。让王旭感受最深的就是,公共班列的开通,让班次从每周1班加密到了每天1班,如今已实现每天5班。

1571045156507044318.jpg

  △2014年12月29日,“渝新欧”全年去程首次突破100班

  “有了公共班列以后,除笔记本电脑外,液晶面板、集成电路等高附加值的产品也开始搭乘班列从重庆出口到欧洲,同时重庆传统的摩托配件、机械设备、通讯设备、服装等不同门类的商品也通过这里去到欧洲。”王旭说。

  如今,中欧班列(重庆)的运输货物已涵盖笔电产品、汽摩零部件、通信设备、机械、小家电、食品、医药、医疗器械等数十个大类。

1571045183034035471.jpg

  △2018年6月28日,中欧班列(重庆)第2000列班列从团结村中心站驶出

  最新数据显示,中欧班列(重庆)已累计开行超过4100班,它与开行突破1200班的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一起,在重庆实现了“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无缝衔接。

  从“有去无回”到满载而归

  “有去无回”,恐怕是中欧班列开通之初遭遇的尴尬问题,也制约着中欧班列的发展。

  “中欧班列是个新鲜事物,海外客户认知度不高,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固有的国际运输方式,但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攻克。”张蓉说,商品出口涉及多个环节,海运已经是出口的主要运输方式,如果要将海运改变为铁路运输,企业要协调、更改的项目很多,“但铁运为进出口带来的高效率,是国外企业决定尝试中欧班列最重要的原因。”

图片4.jpg

  △2013年3月18日,“渝新欧”首趟回程试验班列缓缓驶进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

  2013年3月18日,“渝新欧”班列迎来了首趟回程班列,实现了所有中欧班列中回程货“零的突破”。

  为了让中欧班列(重庆)拥有更多的回程班列,渝新欧公司开始在欧洲“跑市场”。

  “那时候重庆飞欧洲、欧洲飞重庆出差是家常便饭了,最长一次我在欧洲待了近30天。”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市场营销中心客户经理胡雪岩,见证了回程班列的从无到有、从有到多。

  她说,中欧班列(重庆)不仅为欧洲客户带来了高效的物流,从工厂到中国市场的全程物流服务也让欧洲企业更加省心。

  在欧洲“跑市场”过程中,丹麦企业“蜜儿乐儿乳业”就成为了中欧班列(重庆)客户。蜜儿乐儿乳业(上海)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翔告诉记者,以前“蜜儿乐儿乳业”的奶粉大都是通过海运到达中国上海港口,过关后再通过陆路进入中国市场销售,单程需要至少60天,“2015年蜜儿乐儿乳业3个集装箱小批量的在中欧班列(重庆)做测试运送,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所有流程,到达中国内地,同时铁运比海运更佳平稳,奶粉罐的瘪罐率也更低。”

  李翔透露,2018年蜜儿乐儿乳业通过中欧班列(重庆)运送了丹麦奶粉40个集装箱,共计575946罐。“产品通过中欧班列(重庆)快速运抵中国,极大提高了效率,能够保障进口奶粉基本上和欧洲当地超市保持同步,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

  2017年,中欧班列(重庆)共开行663班,回程班列占比35%;2018年,中欧班列(重庆)共开行1442班,回程班列占比50.5%,这也是第一次实现了回程班列数超过去程班列数。其中,进口整车已成为中欧班列(重庆)回程班列的稳定货源之一,汽车零部件、母婴用品、食品、保健品等欧洲商品,也成为班列上的“常客”。

  从中欧班列到五大国际物流通道体系

1571045217136012425.jpg

  △中国与新加坡在重庆果园港片区打造的中新多式联运基地,为“陆海新通道”提供了多式联运产业载体

  重庆位居内陆腹地,距出海口和边境线均2000多公里。然而,中欧班列在重庆诞生八年多以来,拉近了重庆与世界的距离,重庆国际物流大枢纽的地位已经彰显。

  如今的重庆开放格局,已经不再是单一的西向中欧班列,而是已初步构建起东向、西向、南向、北向和航空五大国际物流通道体系。

  重庆向东通江达海,围绕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建设,在沿线布局“一大三小”港口体系,打造长江上游最大的集装箱并港和大宗散伙中转港。

  重庆向西联通欧洲,中欧班列(重庆)运行八年多来进出境口岸不断增加,班列已覆盖欧洲德国、意大利、波兰等20多个国家,70多个境外集结点。

  重庆向南直达东盟,陆海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向南经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

  重庆向北联通中俄,渝满俄从重庆出发,北上经满洲里出境,横越西伯利亚,到达莫斯科,班列已实现常态化开行。

  航空方面,重庆已累计开通88条国际(地区)航线,构建起覆盖欧、美、澳、亚、非的客运和货运航线网络。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载体,中欧班列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古丝绸之路,而重庆整个立体化的国际物流通道体系也带动着广袤的中国西部地区变身为开放“前沿”。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张瀚祥


本网所展示的资讯由媒体会员转载或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方全权负责, 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涉及文章/图片侵权问题请联系本网协助删除。投诉/合作QQ:130178866




Copyright © 2019 RD-E 版权所有